首頁 > 中國人權研究會 > 《人權》雜志 > 最新一期 >
新中國成立對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影響

2019-09-20 15:34:43   來源:《人權》2019年第3期   作者:李云龍
分享:
收藏 復制 打印
  內容提要:舊中國是一個人權毫無保障的社會。新中國的成立標志著中國人權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歷史發展階段。新中國實現了中國人權的巨大進步,深刻影響了當代中國人權發展。新中國規定了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社會主義性質,塑造了中國社會全新的平等觀念,確定了重視保障經濟社會權利的人權發展方向,確立了從整體出發推進人權發展的思路。

  關鍵詞:新中國 人權發展 中國人權

  70年前成立的新中國是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基礎。新中國實行的政治社會變革深深影響了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給中國人權打上了深深的社會主義烙印。

  一、一個被長期低估的事實

  1948年12月,聯合國大會通過《世界人權宣言》。這是世界人權發展史上的一件大事。正如習近平主席指出的那樣,“《世界人權宣言》是人類文明發展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文獻,對世界人權事業發展產生了深刻影響”①。第二年,另一件對世界有深遠影響的大事在亞洲發生了,這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新中國“結束了鴉片戰爭以來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結束了兩千多年的封建專制制度,終止了中國可能走向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發展趨勢,結束了極少數壓迫者、剝削者統治廣大勞動人民的歷史,結束了國家四分五裂、征戰不已和人民生活貧困、生靈涂炭的局面”②。這兩件大事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后世界歷史進步潮流的組成部分。《世界人權宣言》開辟了國際人權主流化的前景,推動國際社會走向人道、文明和進步的方向。“《世界人權宣言》所體現的溫和、寬容和理解精神,可能會被視為人類走向全球文明化過程中一個最大的進步。從某種意義上講,《世界人權宣言》是一場革命。這場革命的完全成果正在開始漸漸向國際社會走來。” ③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確立了社會主義的發展方向,成功實現了中國歷史上最深刻最偉大的社會變革,從根本上改變了中華民族的地位,是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的一個偉大里程碑。④但是,新中國最初的20多年受到西方等多數國家孤立,沒有進入聯合國,因而無法參與國際人權領域的活動。中國既無法參與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活動,也無法參與《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國際人權公約的制定和批準。

  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之后,最初,中國對人權問題持超脫和回避的態度,不參與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活動,不接觸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不參加國際人權公約。但是,聯合國很多活動都同人權有關,中國無法完全回避。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中國政府在1980年成立了多部委參加的協作組,研究中國參加國際人權活動的方針等問題,認同經過發展了的人權概念,促使國際人權領域的斗爭朝著有利于反帝反殖反霸的方向發展。⑤據此,中國參加了聯合國大會和經社理事會討論人權的會議,也參加了一些同人權有關的聯合國特別機構的工作,如《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執行情況特別委員會(1974年)、納米比亞理事會(1981年)和非殖民化委員會(1975年)等。1981年,在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上,中國當選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成員國,正式參與國際人權事務。在20世紀80年代,中國把國際人權與外交工作結合起來,把反對東西方大小霸權主義作為國際人權斗爭的中心任務,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地位十分主動。⑥

  1991年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中國的人權狀況》白皮書,認為人權是一個“偉大的名詞”,“享有充分的人權,是長期以來人類追求的理想”,是現代社會的“崇高目標”;“中國在維護和促進人權上已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國人民享有廣泛的人權。白皮書高度評價了新中國成立對中國人權發展的作用,并指出:新中國成立以后,中國人民第一次真正享有了應有的人格尊嚴,生命安全獲得了根本保障,全國人民獲得了真正的民主權利。⑦

  歷史是連續的,今天的中國是昨天中國的延續。新中國成立奠定了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基礎,是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歷史前提。改革開放以來的人權發展實際上接續了新中國推動的廣泛社會進步。為了把握和理解中國人權全貌,有必要深入理解新中國實現的人權進步,全面研究新中國成立對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意義。

  二、新中國實現了中國人權的巨大進步

  舊中國是一個人權毫無保障的社會,新中國的成立則標志著中國人權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歷史發展階段。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使中華民族以平等的身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讓中國人民站了起來。新中國實現了人民民主的人權理想,發展了社會主義的人權觀念。

  新中國保障了國家的獨立和主權。1840年鴉片戰爭以后,西方帝國主義國家開始大規模侵略中國。帝國主義列強對中國的侵略、占領和統治,使中國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會。在100年左右的時間內,英、法、俄、日、美等帝國主義國家先后發動了大小數百次對華侵略戰爭,強占了大片中國領土,屠殺了數千萬中國平民,強迫中國政府簽訂了1,100多個不平等條約,掠奪戰爭賠款和其他款項達白銀1,000億兩。外國侵略者僅通過《南京條約》《馬關條約》《辛丑條約》等8個不平等條約就勒索賠款19.53億兩白銀,相當于清政府1901年收入的16倍。“日本全面侵華戰爭期間(1937-1945年),中國有930余座城市被占領,直接經濟損失達620億美元,間接經濟損失超過5,000億美元”⑧。中國人民一方面受封建地主階級的壓迫和剝削,另一方面還要受帝國主義的壓迫和剝削。帝國主義的侵略并沒有把中國帶入資本主義社會,相反,它摧毀中國封建社會維持公共秩序和管理公共事務的能力,同時又把原有的剝削方式和壓迫方式原封不動地保留下來了。為了滿足帝國主義瘋狂掠奪中國財富的欲望,中國的封建統治者只有更加殘酷、更加血腥地剝削和壓迫以農民為主的人民大眾。在內外反動勢力的奴役下,國家支離破碎,戰亂不已,瀕臨亡國滅族的邊緣,人民備受屈辱,饑寒交迫,生命安全和人格尊嚴失去起碼的保障。在主權淪喪的近代中國,人民的基本人權根本無法得到有效維護。要獲得人權,必須首先爭得國家主權,必須實現國家獨立和民族解放。新中國一成立,就宣布廢除西方列強強加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肅清帝國主義國家在華特權和勢力,不繼承國民黨政府同各國舊有外交關系,而要在平等、互利及尊重領土主權的基礎上同各國談判,建立外交關系。這就是新中國外交史上著名的“另起爐灶”和“打掃干凈屋子再請客”的外交方針,其核心就是堅決地、不折不扣地維護國家主權,捍衛中國的國家利益和民族尊嚴。⑨新中國成立后,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國家對新中國采取政治上不承認、經濟上封鎖、軍事上包圍的政策,并悍然發動侵朝戰爭,把戰火燒到鴨綠江邊,妄圖將新中國扼殺在搖籃中。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在十分困難的情況下,毅然進行了抗美援朝戰爭,把美國侵略軍打回三八線以南,迫使美國在《停戰協定》上簽字,有力地捍衛了國家獨立和主權,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地位,贏得了世界各國的尊重。⑩從此以后,中國作為國際社會的平等一員登上國際政治舞臺,帝國主義再也不敢藐視中國了。主權獨立為中國人權事業的健康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新中國推翻了封建等級制度,實現了廣泛的平等。中國有2,000多年的封建歷史,有根深蒂固的封建等級制度,人與人之間在身份和地位方面存在嚴重的不平等。直到新中國成立前,中國都是一個封建等級制發揮支配性影響的社會。新中國反對一切封建主義的東西,采取各種政治的和法律的措施,建立全新的社會和文化規范,徹底清除社會各領域的封建遺毒,實現了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等方面的廣泛平等。1954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充分體現了追求平等的時代精神。這部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中華人民共和國年滿十八歲的公民,不分民族、種族、性別、職業、社會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財產狀況、居住期限,都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婦女有同男子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各民族一律平等。禁止對任何民族的歧視和壓迫,禁止破壞各民族團結的行為。” ?

  中國人民享有了管理國家的政治權利和廣泛的人身自由權利。1949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選舉產生了中央人民政府,通過了具有臨時憲法性質和作用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以下簡稱《共同綱領》)。《共同綱領》明確規定,國家政權屬于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為由人民普選產生的各級人民政府;人民依法享有選舉權、被選舉權以及思想、言論、集會、出版、結社、通訊、人身、居住、遷徙、宗教信仰及示威游行的自由。根據《共同綱領》的有關規定,全國各地相繼召開了各級人民代表會議,建立起人民民主政權。?1953年,新中國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選舉法》,規定年滿18周歲的中國公民均有選舉權。同年12月進行全國范圍的普選。先由選民選出鄉、鎮、市轄區的人民代表,然后鄉、縣、省逐級召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各級人民政權組織和上一級人民大會的代表。全國共有2.78億人參加選舉,參選率高達85.88%。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全國性的普選活動,中國人民第一次行使了當家作主的權利。?1954年9月,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召開,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該憲法規定,國家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人民行使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全國人大是國家的最高權力機關,行使立法權和執法監督權,選舉并可以罷免國家領導人,可以向國務院及各部委提出質詢。憲法還以根本大法的形式規定了公民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人身等各個方面享有的權利。?

  進行土地改革,鏟除封建統治的基礎,給予農民土地所有權。舊中國土地制度極不合理,占農村人口10%的地主富農占有了80%的土地,使廣大農民陷于貧困,嚴重地阻礙了中國經濟的發展。隨著全國的解放,原來在解放區推行的土地改革政策逐漸推廣到全國。到1953年春全國土地改革基本完成時為止,共有3億多無地或少地的農民無償獲得了7億畝土地和大量生產資料,每年免交的地租約合700億斤糧食。土地改革大大提高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從根本上改變了農民的經濟地位和生活狀況。?

  實行婦女解放,維護婦女人權。在舊中國,婦女處于社會最底層,受到多重壓迫。新中國成立后頒布的第一部法律就是1950年的《婚姻法》。這部法律規定,廢除包辦強迫、男尊女卑、漠視子女利益的封建主義婚姻制度,實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保護婦女和子女合法利益的新的婚姻制度。?隨著《婚姻法》的宣傳貫徹,大量封建婚姻得到解除,打罵和虐待婦女的現象迅速減少,自由戀愛、婚姻自主成為風尚。新中國還一舉鏟除了娼妓制度,關閉所有妓院,將妓女集中起來進行學習和教育,幫助她們改造思想、醫治性病、學習勞動技能,引導和幫助她們建立正常生活,成為自食其力的勞動者。與此同時,新中國鼓勵婦女接受教育、參加社會生活,采取有效措施,促進婦女就業。?

  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促進少數民族地區的發展,建立平等、互助、團結的新型民族關系。舊中國長期存在嚴重的民族歧視和民族壓迫。新中國一成立就宣布:各民族一律平等,禁止民族間的歧視、壓迫和分裂行為,各少數民族均有發展其語言文字、保持或改革其風俗習慣及宗教信仰的自由。中國政府還發起宣傳運動,倡導民族平等團結,反對民族主義,特別反對大漢族主義,強調尊重和保護弱小民族。為了有效保障少數民族的特殊權益,中國在少數民族聚居地區實行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按照民族聚居人口的多少、區域大小,分別建立了鄉、縣、地區和省級的民族自治機關,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不僅有效保障了少數民族平等參與管理國家事務的權利,而且切實維護了少數民族管理本民族、本地區事務的高度自治權。?

  三、新中國成立對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意義

  新中國成立意味著兩千年封建統治的徹底終結,也意味著鴉片戰爭以后中國半殖民地化進程的終結。中國社會從此走向全新發展方向。這對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

  第一,新中國規定了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社會主義性質。新中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國家,在政治上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在經濟上堅持國有經濟的主導地位。這是一個全新的社會政治經濟結構,中國社會面貌為之一變。新中國全面改變了中國的社會結構和價值觀念,構建了一個全新的社會形態。社會主義成為中國社會的基本框架和主色調,成為后來一切發展的基礎,自然也成為后來中國人權發展的基礎。當代中國人權事業是在新中國奠定的基礎上向前發展的。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在人權方面逐漸融入世界。中國努力接納國際人權思想,自覺同國際人權主流接軌。同時,國際人權話語也大量進入中國。但是,中國并沒有簡單照搬其他國家包括西方國家的人權觀念和人權制度。中國吸取國際人權的有益成分,把國際人權保障制度、法律和觀念融入中國的社會主義框架之中,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權保障制度。當代中國人權的底色是社會主義的,遵循了社會主義原則。新中國開辟的社會主義道路規定了中國人權發展的方向,決定了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基本特征。

  第二,新中國塑造了中國社會全新的平等觀念。平等是人權的本質。中國長期處于封建社會,等級制度高度發達,等級觀念根深蒂固。19世紀以后,近代西方政治觀念傳入中國,辛亥革命更是直接高舉自由平等的旗幟。但是,中華民國并沒有落實平等的口號,中國仍然是一個等級制社會,同啟蒙思想主張的自由民主人權相差十萬八千里。只有在新中國成立以后,中國傳統的等級制度和等級觀念才被全面顛覆,平等觀念才全面建立。新中國消滅了延續幾千年的封建特權,推翻貴族、地主、士紳凌駕于一般民眾之上的社會結構,建立了一個身份平等的新社會。中國革命十分徹底。曾經代代相襲、高人一等的統治階級被一舉掃入歷史垃圾堆。同許多沒有經過社會革命的國家相比,新中國是一個身份高度平等的社會。新中國通過實行土地改革、農業合作化和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實現了較高的財產平等和經濟平等。有產階級和財閥壟斷社會資源、支配國家財富的現象徹底終結。新中國實行民族平等政策,大力傳播民族平等觀念。新中國實現了男女平等。總之,新中國建立了保障平等的政治社會制度,推廣了人人平等的意識形態。這場以廣泛平等為目標的社會革命深刻改變了中國社會,是當代中國社會發展的歷史前提。同時,這些平等的追求同人權要求也是相通的。當中國在改革開放以后大力推進人權保障事業時,新中國建立的社會平等自然就轉化為人權保障的組成部分,新中國塑造的平等觀念也很容易就納入人權范疇之中。

  第三,新中國確定了重視保障經濟社會權利的人權發展方向。新中國成立時就在《共同綱領》中宣布:“凡屬有關國家經濟命脈和足以操縱國計民生的事業,均應由國家統一經營。凡屬國有的資源和企業,均為全體人民的公共財產。” ?國營企業應實行工人參加生產管理的制度,私營企業應由工會代表工人職員與資方訂立集體合同。企業應實行8小時或10小時工作制,各地應規定最低工資,逐步實行勞動保險制度,保護女工特殊利益,實行工礦檢查制度,以改進工礦的安全和衛生設施。1954年憲法進一步規定公民有勞動、休息和教育的權利,勞動者在年老、疾病或者喪失勞動能力的時候,有獲得物質幫助的權利。國家舉辦社會保險、社會救濟和群眾衛生事業,以保證勞動者享受這種權利。?同蘇聯等其他社會主義國家一樣,中國特別重視保障經濟社會權利。當代中國人權保障也延續了這個方向,將經濟社會權利保障列為優先事項。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創造了持續30多年經濟高速增長的奇跡。中國實現了從貧窮到富裕、從溫飽到小康的歷史性跨越。中國已經由低收入國家躍升至中等收入國家行列,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超過9,000美元。中國開展了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減貧行動,中國減少了8億多貧困人口,農村貧困人口由1978年的7.7億人減少到2017年的3,046萬人,并計劃到2020年消滅絕對貧困。中國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覆蓋人口最多的社會保障體系;截至2018年6月,包括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保險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在內的基本醫療保險覆蓋人口超過13億;社會保障卡持卡人數達11.5億人,覆蓋全國82.81%的人口。中國教育事業取得長足發展,公民受教育權利得到越來越有效的保障;到2017年,義務教育普及程度已達到世界高收入國家的平均水平;高中階段教育基本普及,毛入學率達88.3%;高等教育大眾化水平進一步提高,毛入學率達45.7%。[21]顯然,目前中國在經濟社會權利保障方面取得的快速進步,同新中國確定的國家發展方向有直接關系。

  第四,新中國確立了從整體出發推進人權發展的思路。傳統上,西方國家人權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是個人。個人成為人權保障的中心和焦點。這是一種通過保障一個又一個單個人的人權來實現人權發展的方法。這里的邏輯是,所有個人的人權得到保障了,整個國家的人權狀況也就改善了。與此相反,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新中國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是人民。黨和政府著眼于維護絕大多數人的利益,努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擴大民主,促進醫療衛生和文化教育事業發展,推進國家現代化,實現社會進步。這里的邏輯是,社會整體的狀況改善了,變得繁榮富裕進步了,其中的個人也會獲得相應的利益。這種邏輯延伸到當代人權保障方面,就是著眼于中國整體人權發展,通過保障集體人權的方式,最終實現個人人權。這是一種從總體到個體的人權發展戰略,也是當代中國人權發展的重要特征。中國大力推動個人人權的實現。個人的人身權利、自由權利、政治權利、經濟權利、社會權利和文化權利都得到了明顯的提升。與此同時,中國也大力推動集體人權的實現。中國把生存權看作是一項集體人權,從國家整體的角度看待生存權,努力保障全國人民的生存權。在國內,中國努力為全體人民的全面發展創造條件,使全國人民有機會參與經濟發展,享受經濟發展的成果;在國際上,中國致力于建立公正合理的國際經濟秩序,為中國經濟發展爭取更加有力的國際環境。中國日益重視環境保護,努力保障公民的環境權利。中國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大力推進小康社會建設社會,發展教育、擴大就業、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建立社會保障體系和完善社會管理,最大限度地保障各項基本人權,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李云龍,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國際戰略研究院教授。)

  注釋:

  
①《堅持走符合國情的人權發展道路促進人的全面發展》,載《人民日報》,2018年12月11日。

  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偉大歷史意義》,載《人民日報》,2009年9月1日。

  ③[挪威]阿斯布佐恩•艾德、[瑞典]格德門德爾•阿爾弗雷德松:《序言》,載[瑞典]格德門德爾•阿爾弗雷德松、[挪威]阿斯布佐恩•艾德主編:《〈世界人權宣言〉:努力實現的共同標準》,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5頁。

  ④參見姜輝、龔云:《論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偉大歷史意義》,載《光明日報》,2019年5月29日。

  ⑤參見陳士球:《中國積極參與國際人權活動30年》,載中國人權研究會:《中國改革開放與人權發展30年》,人民日報出版社2009年版,第441-442頁。

  ⑥同上注,第442-443頁。

  ⑦參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國的人權狀況》,載中國人權研究會主編:《中國的人權》,五洲傳播出版社1997年版,第3-14頁。

  ⑧同上注,第8頁。

  ⑨參見《周恩來外交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1990年版,第48-50頁。

  ⑩參見謝益顯主編:《中國外交史—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1949—1979》,河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06-108頁。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1975年1月17日),載董云虎、劉武萍主編:《世界人權約法總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819-823頁。

  ?參見董云虎、常健主編:《中國人權建設60年》,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9-20頁。

  ?同上注,第19-20頁。

  ?參見上注,第19-20頁。

  ?參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國人權發展五十年》,載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主編:《中國人權事業的進展——中國人權白皮書匯編》,新世界出版社2003年版,第390頁。

  ?參見同注?,第17頁。

  ?參見董云虎、張世平主編:《中國的婦女人權》,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8-69頁。

  ?同注?,第391-392頁。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載董云虎、劉武萍主編:《世界人權約法總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814頁。

  ?參見注?,第823-824頁。

  [21]參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改革開放40年中國人權事業的發展進步》,載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網站,http://www.scio.gov.cn/zfbps/32832/Document/1643346/1643346.htm,2018年12月12日訪問。

Abstract:Old China was a society in which human rights were not guaranteed.The founding of new China marks that China's human rights have entered a completely new historical development stage.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as had a profound impact on the development of human rights in contemporary China.The new China defined the socialist nature of the development of human rights in contemporary China,shaped the new concept of equality in Chinese society,determined the direction of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 that attaches importance to the protection of economic and social rights,and established the idea of advancing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 from the overall perspective.

  (責任編輯葉傳星)
分享:
收藏 復制 打印

上一篇:新中國人權發展道路的歷史條件與經驗總結
下一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和平學思考

河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